实例分析

主页 > 实例分析 > 停工留薪期间,员工的相关工资待遇问题

实例分析

停工留薪期间,员工的相关工资待遇问题

来源:立泽祥添加时间:2019/09/25 点击:

案例
刘某于2017年9月6日与某健身中心签订了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至2018年9月5日第一次劳动合同到期。2018年5月17日,刘某在指导顾客健身技巧时不幸受伤,经鉴定为工伤等级十级。
而自刘某受伤后,某健身中心只是为其缴纳了社会保险,并未支付停工留薪期间的工资。同时,在双方劳动合同到期后,健身中心也并未与其续签劳动合同。为此,刘某向仲裁委员会申请了劳动仲裁

请求事项:
一、要求该健身中心支付其2018年5月17日至2019年5月16日停工留薪期工资36944.47元。
二、要求该健身中心支付其2018年10月6日至2019年7月8日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33247.2元。
三、要求该健身中心支付其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7613元。
四、要求该健身中心支付其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6649.44元。
五、要求该健身中心支付其2019年5月17日至2019年6月13日等待鉴定期间工资3324.72元。
六、要求该健身中心支付其2018年度冬季取暖补贴520元。

仲裁过程
该健身中心辩称:刘某早于2018年5月14日以个人原因为由向健身中心以书面形式提出了离职申请,公司并于2018年5月15日审批同意,并同时告知了刘某。因此,2018年5月16日刘某已是处于离职状态,与健身中心并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关系。除此之外,本健身中心于2018年5月10日至6月1日正处停业状态,故刘某所称自己2018年5月17日在指导顾客健身技巧时不幸受伤一事并不属实,因此不应被认定为工伤。同时向仲裁委提交了其工资明细、辞职信离职申请及考勤记录。

经仲裁委查明:刘某于2017年9月6日入职该健身中心从事销售及教练工作。并与其签订了限期为2017年9月6日至2018年9月5日的劳动合同。在劳动合同到期后双方并未续签劳动合同。刘某于2018年5月15日因个人原因向该健身中心书面形式提出辞职,并提交了钉钉软件申请。但然而在健身中心所提供的《离职申请》证明中,明确的写明了刘某的离职日期应为2018年5月31日。因此刘某受伤时与该健身中心应还存在劳动关系。且刘某是于2018年5月17日发生的工伤事故,因此之前刘某所提出的离职申请已不具备履行条件。
故:合同到期后,健身中心未向刘某提出续签,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健身中心应向刘某支付2018年10月6日至2019年7月8日未续签书面劳动合同期间的二倍工资差额。

2018年7月12日,经相关部门认定,认定刘某此次受伤为工伤。停工留薪期为2018年5月17日至2018年8月16日。后经刘某多次申请延长停工留薪期至2019年5月16日。同时2019年6月13日,刘某被鉴定为工伤等级十级。
健身中心对该认定结果不认可,但却并未向相关部门提出异议。因此鉴定结果已成事实。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及津人社局发[2018]第14号《关于2017年度全市职工平均工资及2018年度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险基数等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一条,健身中心应依法支付刘某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

刘某受伤前,每月平均工资为3555.5元,健身中心未支付其2019年5月17日至2019年6月13日等待鉴定结果期间的工资,依据《天津市工资支付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劳动者因公负伤在做出伤残鉴定前,用人单位应按月发给员工因公负伤前平均工资。
同时刘某还称:是因该健身中心未支付停工留薪期间的工资以及等待鉴定期间的工资待遇,所以提出离职。
经核实,健身中心支付刘某工资至2018年11月,却并未支付其2018年12月至2019年5月16日停工留薪工资以及2018年度冬季取暖补贴。
因其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相关内容规定的解除情形。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健身中心应支付其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
同时根据本市相关规定,在取暖期间劳动者应依法享有冬季取暖补贴待遇,故健身中心应依法支付其2018年度冬季取暖补贴。

裁决结果
经综上所述,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最终做出如下裁决:
一、健身中心支付刘某2018年10月6日至2019年7月8日未续签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32367.31元。
二、健身中心支付刘某2018年12月至2019年5月16日停工留薪工资19575.68元。
三、健身中心支付刘某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6649.44元。
四、健身中心支付刘某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6821元。
五、健身中心支付刘某2019年5月17日至2019年6月13日等待鉴定结果期间的工资3269.42元。
六、健身中心支付刘某2018年度冬季取暖补贴335元。